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驾者 | 段树军:追求自己的生活方式,实现自我的较量

2015-11-30 10:15 作者:naonao_1029 资讯 点击量:17961

生命总能打破枷锁,冲破障碍。有痛苦甚至危险,但这就是生命,生命总会找到出路。                             ——《侏罗纪公园》


2015年度中国自驾游路线评选意见领袖——段树军,46岁,狮子座,世界最高陆地蹦极记录保持者、亚洲蹦极第一人,大家都叫他“老段”。


奔5的他,热爱生活、极度追求瞬间的自由,20多年来一直在挑战人类极限的风口浪尖中从容的驾驭人生,他是人生的爱驾者,洒脱!



01

“视死如归”的野跳


2012年8月25日,老段从贵州坝陵河特大悬索桥纵身一跃,370米的高度刷新了由新西兰人在321米高的美国皇家峡谷大桥上创造的陆地蹦极纪录,这是他第一次尝试蹦极。为了这一跳,他足足筹备了长达10年的时间。



贵州坝陵河特大悬索桥桥长1564米、高370米


尽管前期准备已足够充分,但这首创记录的一跳,却是老段认为最胆战心惊的一回:




按照严格的要求,蹦极绳由老段亲自制作,80米的蹦极绳,根据自己的体重,当它自由落体运动时,会下拉到330米,甚至有时受到空气和体位影响,绳子会拉伸到340米,这个过程在之前没办法做很好的测试。


于是,老段他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在水库的大坝边上,用两个重型机械把蹦极绳拉到340米,停留了2个小时,来看皮筋会不会断裂。跳的时候,老段心里有9秒的预估时间,这时候达到下降的物理时间,到了物理时间绳子开始向上反弹。




结果,老段跳下去了,到了预估时间9秒时,绳子并没有反弹,老段心里一凉:“完了,完了,今天死定了。” 可就在一点几秒之后,绳子突然“嘣”地一声回弹了。迟来的反弹,总算把老段给拯救了。“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后怕,下坠的过程中,耳旁回想着‘噼噼啪啪的破风声,像武侠小说里的情节。”对他来说,这是第一次的小白鼠实验,用的是真刀**,自己的飞身一试。


02

高空钟摆的惊心动魄

贵州坝陵河一跳后,在赞助商的支持下,老段和他的团队又先后在180米高的云南马过河特大桥尝试90米国内首次荡绳,在世界最长跨海大桥杭州湾挑战跨海荡绳。




老段还是国内玩荡绳跳的第一人。有点像秋千,只是秋千是从低处往高处荡,荡绳则是从高处往低处荡。”论操作难度,那是蹦极高,但要说刺激程度,当属荡绳。


2014年9月云南石林南盘江大桥,老段应邀参加CCTV-4体育在线的“勇敢者挑战”栏目,与重庆女孩刘冰冰一同挑战国内首次双人荡绳。




这是一个很前卫的重庆时髦姑娘,从来没有过荡绳经历,胆子却出奇大,要跟老段一起完成双人跳,当天傍晚时分,段树军和刘冰冰两人飞身从桥上跃下,100米的绳索固定在南盘江大桥的最高点,另一端悬着两人的绳索在重力的牵引下来回摆动。



在所有人以为已经挑战成功,只需在绳子停止摆动时慢慢降落、安全着地之时,意外却发生了。


绳子停止摆动时,段树军准备开始下降,可是由于重力加速度导致绳子快速下滑,老段身后背着的降落绳索被甩出包外,刘冰冰的腿不知何时被套进绳子中,急剧的下降让绳子越收越紧,最终勒住了刘冰冰的腿,“我甚至闻到了皮肤烧焦的味道。”刘冰冰说,由于当时绳子摩擦产生热量,导致皮肤被灼伤。为了不让刘冰冰受更严重的伤,段树军用手紧紧抓住下滑的绳子,高速的摩擦迅速将段树军的手套磨破,手掌被磨破。




如果绳子继续下降,刘冰冰的腿可能会被勒断;如果把绳子割断,下方是6米深的江水,还散落着乱石,水深不足以缓冲,他们很可能被乱石刺伤;但如果停在空中等待救援,将是一个漫长而无法预料的过程。


在距离水面只有10米时,段树军认为这个高度,不至于让两人落入水中时受太严重的伤。于是,他果断割断了其中一根绳子。转瞬间,由于一根绳子要承受两人的重量,导致两人急剧下滑,“扑通”一声,两人跌入水中。幸好,除了皮肤磨破,并未被水中沙石刺伤。


他说这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没玩过的人,特别想试上一回一坠千里的感受,有点欲罢不能。


03

他是个有尊严的生活强者

“你千万不要想着自己征服了一座高山,一座大桥,人类在自然面前真的很渺小,我们只是战胜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尊严的生活强者。”




他说他的生命出路就是蹦极,挑战极限面前,他就想要自己成为这样的强者,如果非要给蹦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他希望是一辈子。按照他的念想,46岁还有很多可能,他准备跳到跳不动了为止。


“跳跃,不是为了战胜别人,而是向前辈致敬。我在跳之前,**的T恤衫上写了'向阿伦·约翰·哈可特和阿兰·罗伯特致敬'。这是行业规矩,你在我前面,我正好跳得比你高,是向前辈致敬。我们互相之间,是一种挑战,但也是一种尊重。”




“如果哪天真跳下去,咔嚓一下,挂了,那就是命。”


他不想找自己麻烦,也不想给朋友添麻烦。不论蹦极也好,荡绳也好,每一个环节,老段都自己亲力亲为,不假以别人之手,这里头牵涉了很多风险和法律问题,一旦有什么事,老段并不想给旁人增添麻烦。“我每次跳都自己带个包,就是希望所有环节都是自己完成。尽量让来帮忙的朋友,不用参与到技术环节上的关键问题,他们只需要帮我盯在那就可以了。”




他说“小的时候,家里有一个18英寸的电视机,看到里面有人从山上跳下来,就觉得很好奇,这是什么? 1993年的时候,看到电视台播放新西兰的蹦极,才知道有这样一项运动,然后很兴奋,就想要去尝试。” 于是开始寻找户外的蹦极和荡绳,难度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叫他“疯子”,所以,他说自己很孤独。






老段今年参加了2015恩施大峡谷驾年华,在路上他认识了一群爱好自驾的人,一路相处下来,谈及感受,他说自己不大会说话,就是觉得很开心,每个人图的好像就是开心,组织车队的工作人员没有报酬也很辛苦,但脸上永远带着笑容。这群爱驾者让他觉得自己不再孤独,这和他的生活理念是相同的,追求的就是这样一种自由的生活方式。



四渡河大桥  世界第一高悬索桥


这座四百七十五米高的大桥,是他和车队的朋友们在沿途发现的,他说这将是他的下一个目标,不管任何原因,必须要跳下去。



点击观看老段2分钟极限挑战视频!





部分文字摘自

生活周刊、都市时报数字报





收藏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 提示:本页有 2 个评论因未通过审核而被隐藏

查看全部评论(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