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送你十个西藏的夜晚 | 诗意318

2018-8-3 10:14 来源:ijia36 作者:此生必驾 资讯 点击量:4312




诗意318之五

送你十个西藏的夜晚

 Dive Right into the Tibetan Night 



这是进入西藏后的十个夜晚。

 

从藏东,一直往西走,到了珠峰,到了边境口岸,又重新回到拉萨。

 

夜里遇上一些人,许是因为入了夜,人的状态自然了,舒服了,就讲了很多自己的故事,个个动人。

 

异乡漂泊的人啊,愿你长夜好梦。




1


 ·江达的夜· 

JOMDA

危险的眼神



判断一个地方的开放与包容程度,可以看主街上人的眼神。如果眼神是平和且没有周围人的,这地儿是放松的;如果眼神飘飘忽不定,且总盯着人看,证明这地儿是混乱且封闭的。

 

今天看到了很多双不定的眼神,危险的,慌张的。

 

江达县是从甘孜走317国道入藏的第一站,也是18军解放西藏的第一站。只有一条主街,大兴土木,尘土飞扬的县城。

 

街上看到则悬赏通告,丢了六尊佛像,四个释加佛,一个金刚佛,一个度母。看通告,重的被砍断,轻的拿刀切走的。佛被人偷了,一个城市的护身附丢了。


有个小小的寺院,转寺累了的人就坐在椅子上休息,一只狗就这么躺在这儿,年纪不小了,睡得挺舒坦。嘿,没见过这么心大的狗,人来人往的,也没觉得吵。

 

没法深入,只能看到这一层为止了。直觉这里一定生很多凶悍的故事。




2


 ·昌都的夜· 

CHAMDO 

高原的风



音乐起来了,人就可以理所当然做局外人。可以自在地看天,看云、看风、看树。高原上的天是瞬间黑的,黑云是一点点散的,然后化进墨黑的天空里。

 

风后面还是风。高原的风狠,除了山不动,万物都在摇。风中的草花特别好看,因为茎很软,花的身子就随风来回晃荡,像喝醉的姑娘,每一寸肌肤都是软的,且韧的,管他明天呢,由着性子去了。

 

雨说话间跟着就来了。风雨天好,因风雨的包裏和掩护,每个角落都自在了。躲起来最自在,自然风物是,人也是。




3


 ·然乌湖的夜· 

RAKWA TSO

夜里的湖水



睡在然乌湖边的营地,就是把一堆集装箱扔在大自然里,假装自己就和自然一体了,其实关了门窗,人照样全套现代化,和自然毫无交集。

 

摸着黑去看看然乌湖,藏东第一大湖。听着声儿,感觉着空气,也就知道在湖边了。然乌湖以静闻名,可夜里的湖水,近处声响很大,整体平静。像大的动物,貌似平静却蕴含着大能量。感觉对岸的山很近,近得有些害怕,像是庞然大物站在你跟前,压得人想跑。

 

山沉湖静,没有任何光,也能感觉到它们的呼吸。强烈的感觉:它们是这里的主人,且永远都是。




4


 ·鲁朗的夜· 

LUNANG

现代化的小镇



晚上九点,波密到鲁朗的路上,天还亮着。不是太阳的主场了,云压着太阳,太阳像个小情人,半推半就,光泻在云里,云有了黄色的血液。

 

鲁朗的天空太迷幻了,小镇就新得无聊了。唯一欣慰的是不用看人。靠着墙根躺着的俩牛,背对背,一动不动。走近了,才听到牛的喘气声,粗低厚壮。

 

转了条巷子,三只马结伴溜达,时不时低头找东西。一直跟着它们,才发现它们在找草吃。镇子现代化得惊人,都是路和房子,只有门窗口前那一点点草坪了。

 

人啊,放马回它的草原好吗?




5


 ·巴松措的夜· 

PAGSUM LAKE

两匹遇难的马



巴松措里的村子都是活的,夜前进了山深处的扎拉村,入夜出来。四周都是雪山,黑一点点吞噬天地,人间无力抗衡,唯有雪山的光亮,和黑夜抗争到了最后,当最后一点雪白融化在夜里,人间失守。

 

虽于黑暗中,觉大地上草木庄严,万里清白。感觉到巨大的湿气,知道已经走在环湖的路上。夜里的湖气场太强大了,你看不到它,但能强烈地感受到它散发的能量,平静的,毫无声息的力量。

 

一匹马被湖边的丛林绊住,往林中滑,另一匹马在路边守着,时不时用头蹭那匹绊住的马。透过车灯,看到两匹马无助的眼神。

 

路边守着的那匹马,不比困境中的那匹马好过,只要有情,众生皆苦。愿上帝保佑他们俩。




6


 ·山南的夜· 

LHOKA

素芬和六六



她叫贾素芬,河南人,去年和丈夫来的山南,开了一家小副食店。之前的五年,两口子在拉萨布达拉宫附近卖包子,生意不错,后来一直被城管驱逐,转站到了山南。

 

来的时候在拉萨捡回条狗,取名叫六六,遇到看不顺眼的人,咬人家。看对眼了,人摸它头,它就乖乖地顺着人的手。

 

小店的生意差强人意,门口也卖些水果,她不敢多进货,西藏这地儿,水果两天卖不掉,就要坏了。老家有两个孩子,奶奶看着,两口子会寄钱回去,放暑假了,丈夫回河南把孩子们接来山南。

 

“起晚风,下夜雨。”山南的风,兵不血刃,人在屋子里都惊惧。风吹过故事和人,可谁也没有看见过风。




7


 ·珠峰的夜· 

QOMOLANGMA

睡着的珠峰,睡不着的人



天气不好,珠峰若隐若现。显现时,看她洁白赤诚坦荡地站在天地间,除了云雾,没人遮得住她。人皆向往珠峰,但是真的看到了,发现也不过就是一座大雪山,珠峰之所以特别,和她的样子没有任何关系,可能仅仅因为她是珠峰。就像你喜欢一个人,不是想吹嘘那个人有多好,仅仅是因为他就是他。

 

狄青和丈夫在珠峰大本营营地搭帐蓬八年了,每年四月进来,十二月出去。营地有59个帐蓬,他们家是41号。外屋是大通铺加客厅,里屋他们一家人睡。

 

闲来狄青就在自家帐蓬外搭个摊,边卖小商品,边打毛衣。他们的妹妹在营地口海拔最高的邮局工作,机械似地盖邮戳,从早到晚。

 

夜深了,里屋孩子在哭,反反复复叫着“阿妈”,狄青在外捡羊粪烧火,忙完后骂骂咧咧回屋,孩子的哭声渐小。人都睡了,珠峰也睡了,只有河流,如时间般不舍昼夜。




8


 ·吉隆的夜· 

KYIRONG

边境小城



经过希夏邦马峰和佩枯措,到吉隆口岸小镇,北段还是干旱的青藏高原,南段已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变得气候温润,草木繁茂了。

 

吉隆县隐藏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峰峦和丛林中,是温润的珠峰后花园,也是中国西藏对尼泊尔最大的陆路通商口岸。

 

边境商贸小城是不夜城,又西藏,又尼泊尔。天渐黑,人们围在寺庙门口的广场上跳舞,不是锅庄,三个大圈,大人们在外圈,小孩们自己围个小圈在中间。音乐节奏感强,人扭动的节奏也快。

 

和汉地那些鬼画桃符、革命遗风的广场舞大妈云泥之别,他们的舞蹈太带劲了,没人混,不是整齐划一,但都在节奏上,人跳得是心里的那个劲儿。周围台阶上坐满了观众,拉着小孩,旁边还坐着自己的狗,就专心看跳舞,看得人也带劲,跟着乐呵。

 

两个小姐妹从身后跑过来,姐姐害羞,趴妹妹耳朵上教她说:“阿姨,漂亮。”大家就回头和她们说话,姐俩又羞涩又想说话,站在不远不近处,又是妹妹:“阿姨,你喜欢我吗?”大声答“喜欢。”姐俩听到后,高兴地绕圈笑。

 

被撩到了,开心,想把手头所有的好东西都分享给小姐妹,刚买了娃哈哈,几个人急慌慌地撕包装,半天才撕开,连管都插好,给了妹妹。还有一瓶,站在那等姐姐,姐姐害羞,始终没过来。




9


 ·日喀则的夜· 

SHIGATSE

到处是草原



饭后和老王在大城市日喀则溜弯儿,无所事事,吊儿郎当,逛到哪儿算哪儿。

 

现代化的街心公园里,七八个阿姨围一圈坐在地上,一大壶茶,每人有自己的杯子,就那么高兴地聊上了。是现代化了,可藏地人的生活方式没变呀,要高兴了,哪儿都是草原,在哪儿都是耍坝子。席地一坐,就是个大场域,有黄昏的风和云,哪用去什么茶馆里挤着憋屈呀。

 

还在黑暗处走过一排小门店,小小的餐厅,两三张桌子,主人和客人都挤一起,像自家的客厅。一排门店都没有招牌,若非熟悉的人,真找不到这里来。从外看,每个店都很聚气,挤挤挨挨的热闹。客人来吃饭,像是赴一场老友间的约会。




10


 ·拉萨的夜· 

LHASA 

一个老拉漂



藏地很多院子的房顶上有小树枝,树枝上挂着经幡,无根的活树,朋友格布说过年挂上去,能管一年。觉得这个小树的状态,很像拉漂。

 

老杨是个老拉漂,上海第一代广告人,后来尝试了很多事情,不喜欢长久,就爱漂着,在西藏呆了四五年,最近筹划着拍电影。

 

嗜酒,车上也永远有酒,叮叮咣咣的。一喝酒,就能回光。“拉萨适合我们这些漂泊的人,在内地,想聚聚,要提前一周约才礼貌,大家都忙啊。在拉萨,这帮人都和单身汉的状态一样,随叫随到,真的是好啊。”

 

一次酒局中提起自己的女儿,“有一年,我带她去爬峨眉山,她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让我背她下来。当时把我累的呀,死扛着背她下来。我说,你将来的男朋友,肯定不会这么做。结果我女儿说: ‘我就是知道他不会,才要你背我呀。’要是个儿子,我打死他。生女儿真是没辙,拿她没办法呀,哎,我上辈子欠她的。”

 

真好,那些一辈子不驯服的流浪汉啊,上帝会给他们安排一个女儿,收拾他们。


  

 / 狼毒

视觉 / 王艳飞

图 / 张宁(爱驾传媒官方摄影师)


本平台未署名图片作者请联系我们,以奉稿酬。

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所有。

收藏

0 个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