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滚动企业创业科技品牌商业创新信息商讯行动商业合作:17733203660 安全又降本 欧曼超 ...

2019-4-25 14:59 作者:naonao_1029 资讯 点击量:353

“摊薄不变成本,降低可变成本”,这是所有物流运输公司的终极追求。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可谓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因为影响运输收益的因素太多,包括人、车、货、路等。而同样的难题,四川枫茂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枫茂”)找到了符合自己需求的“福将”,并已经实现运输安全又降本。

四川枫茂集中采购欧曼超级重卡

提到四川枫茂,想必许多西南的卡友都会说熟悉,这家成立于2000年的危化品运输企业是名副其实的行业“老兵”,作为四川最大化工运输企业沿森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乐山市危化学品物流行业的标杆企业,四川枫茂在川内乃至全国都鼎鼎有名。而卡友们口中的熟悉则是因为四川枫茂自有的216台危险品运输罐车常年行驶于云、贵、川、渝、青、新等省区,是西南大山中一道独有的风景线。

欧曼占比50% 与超级重卡相见恨晚

 十九年的危化品运输生涯,让四川枫茂与国内外各个装备提供商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公司200余台车涵盖了不下5家重卡品牌,而在谈到谁家产品最适合公司运输需求时,四川枫茂车组长周朝君先生直言是欧曼EST超级重车:“欧曼车占比50%,超百余台,除了早期采购的几台欧曼GTL,我们全部是最新的欧曼EST超级重卡”。为何如此钟情欧曼EST超级重卡?周朝君组长也给出记者细致的回答。

欧曼超级重卡2019款安全之星

首先是危化品运输的属性和西南地区的路况,决定四川枫茂必须用好车;“出现安全事故,罚到倾家荡产”是如今危化品运输企业的写照,所以用‘谈危色变’这个词语来形容危化品运输行业从业人员的感受是再合适不过。四川枫茂主要的业务区域都集中在云贵川渝等路况复杂的地区,西南山多坡大,对车辆的安全性和动力性要求较高。“一般车我们不会选,品质必须要过硬,要适合西南路况,更要适合危化品运输,欧曼EST危化品运输车很OK”。周朝君讲到。

四川枫茂深度调研欧曼超级重卡

  其次,四川枫茂选择欧曼EST超级重卡不是盲目兴起,而是经过前期调研、试用、对比等一系列考察的。相比车队其他品牌,四川枫茂与欧曼的接触相对较晚,2012年才开始使用欧曼车,但后期在使用过程中却直呼“相见恨晚”,特别是EST超级重卡。2017年公司因业务扩张需要大规模采购车辆,而此时刚上市不久的欧曼EST成为备选之一,经过实地去福田戴姆勒汽车北京超级卡车工厂和福田康明斯工厂的调研走访,在经过多品牌试用车的对比,四川枫茂从公司领导到驾驶员都认准了欧曼EST超级重卡,这也就出现了后来车队中欧曼占比50%,绝大多数是超级重卡的现状。

实现最优TCO收益 安全降本两不误

对欧曼的认可,对超级重卡的信任,从周朝君一言一行中都能感受到。在欧曼超级重卡2019款安全之星西南区域上市的现场,周朝君代表四川枫茂与福田戴姆勒汽车签订了“实车”、“实货”、“实路”TCO验证合作协议,决定以欧曼TCO运盈宝为主体,从购车、用车、养车、管车的全生命周期介入,全面降低公司危化品运输的运营成本。

周朝君(左)代表公司签订了“实车”、“实货”、“实路”TCO验证合作协议

又是一项重大的决定!在记者问到为什么会选择与福田戴姆勒汽车签订这项协议时,周朝君坦言:“降本增效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实际行动,是要实实在在的在实际工况下实现利润再提升,目前欧曼超级重卡就是我们的“福将”,已经给公司带来不少额外收益,所以必须要加深合作”。

而周总口中的额外收益,主要是体现在节油和安全两个方面。“在实际的运输过程中,我们发现欧曼EST超级重卡比其它品牌的车百公里节油最少在2L,而驾驶技术好一点的师傅可以跑出5L/100km的差距,按照公司每台车月行驶2万公里计算,100台欧曼车一个月最少都节省燃油费近26万元(按0号柴油6.5元/升计算),一年就是超300万的效益,有效降低了运营成本。

康明斯X12动力

在安全方面,西南路况的危险性不用多说,公司针对不同区域的驾驶员、押运员都执行最严格的上岗培训标准,对车辆安全也是武装到牙齿。“不管是跑云贵、还会川渝,驾驶员都反馈欧曼EST超级重卡的福田康明斯X12发动机辅助制动好用,制动力相比其他车型要大,遇到普通下坡都无需脚刹。”周朝君讲到。而公司目前正在试用的搭载采埃孚液力缓速器的车型,则完全可以摆脱“淋水器”的传统配置,不仅轻松实现高效制动,并可减少磨损,整个行车过程安全又可靠。

欧曼超级重卡安全又降本

让专业人干专业事,随着与福田戴姆勒汽车“实车”、“实货”、“实路”TCO验证合作协议的展开,四川枫茂也收到福田戴姆勒提供的一套量身定制的一体化危化品运输解决方案,而接下来四川枫茂还将继续以实际订单认准欧曼超级重卡。

收藏

0 个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