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月6日举行的2015中国自驾游高峰论坛“体验研究所”环节,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教授作为特邀专家,从游客体验视角对8位嘉宾的演讲作精彩点评,全文如下——


我今天个人来讲非常有收获,我是做旅游规划的,也就是说自驾游,“驾”这块我不太懂,“游”这块我了解一些,所以听了下午话题非常广泛的内容,涉及到异地租车、拼车代驾、分时租赁,还有私家车租赁,后半场是房车的产业链、酒店的补给和自驾的服务,以及自驾骑行的旅游,自驾途中的视听服务等等,可以说把自驾游产业链涉及的各种要素都已经覆盖到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信息冲击,我有三点感想想跟大家分享。


第一点,我们从上午到下午各个环节,特别是让我点评的这个后半部分的内容,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内容叫什么?过去我们的旅游叫做景区,就是到了一个城市以后,到了一个景区买门票进景点,这种目的地我们称为固定目的地;但是今天给我们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移动目的地,大家都知道移动在旅途中本身就是一个目的。


我们自驾游也好,房车游也好,途中过程本身就是旅游产品的一部分。而过去我们只是把坐火车、开车或者坐飞机作为旅游过程中的成本,而不是收益部分来理解。而自驾游把我们从A点到B点过程本身作为一个吸引物,作为一个产品,所以我们会有一个全新的诠释或者是理解,或者说跟商业机会有更多的开拓空间,所以作为一个移动目的地,和我们过去长期以来,景点景区,旅游局,或者是主题公园或者是景区里面的餐饮、购物、娱乐的服务等等经验有完全不同的空间。这个可能是未来,跟欧美相比,中国刚刚开始起步。这就意味着,这两天在开两会,两会中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创新创业,就是说你创业可以,但必须要有创新,才能创好业,如果遇到以前的路径,没有创新,你估计创业更艰难,或者创不了业,有创新有整合有新的变化,提供新的市场需求,也就是过去的固定目的地向移动目的地变化,这就会给我们很多新的机会。这是第一个感想。


第二个感想,支撑移动目的地的是什么。过去有旅行社,有酒店,比如说温德姆这种覆盖率达到一千多家的酒店,有景区景点,这些传统行业可以说是支撑我们过去的旅游产品。但现在自驾游出现以后出现另外一种产品叫做“风景道”,美国也好,德国也好,欧美有一个整套的体系就是国家风景道,风景道是什么东西?就是路,这个路不是我们现在的交通部或者是各个省的交通厅修的各种高速公路,一级路二级路三级路,风景道当然它也是路,这个路的沿途有风景有遗产有文化体验,有民族风情还有生态的观赏,还有各种服务支持。风景道把过去的交通和传统的旅游景区景点,以及沿途所经过的社区,社区可能是大城市、一个城镇、一个乡村,这么一来,风景道就是一个新的领域,需要交通部、旅游局、环保部,还有文物保护单位,还有更多的商业一起合作,能够形成这样一个风景道服务体系。


风景道的概念在中国刚刚引入不太久,作为我们规划设计单位,做过一些比如说鄂尔多斯的风景道、小兴安岭的风景道、从温州到福州这样的海滨风景道,做过这样的概念,但它并没有很快得到认可或者是说实施,原因就是中国正处于刚刚开始进入到这样的体系,交通部和国家旅游局还没有推出全面的风景道计划。在未来中国的国家公园体系中,国家风景道作为重要的类型,但我们现在还没有。比如说丝绸之路、大运河、茶马古道,比如说从西安到成都,被我们称之为秦巴古道,沿着这样的历史遗产道路,和我们今天新的自驾风景道体系有传承,也需要新的规划和政策法律的支持。


第三个概念,把第一个叫做移动的目的地和第二个概念是叫做国家风景道,这两个放在一起,最后就要求我们比如说一个省,或者是几个省,或者是一个区域,要变成自驾游产品或者是作为产业链或者是作为目的地,它要求地方政府以及从事旅游业的企业,公共部门和事业部门形成一个新的第三个概念叫做“全域旅游目的地”。


什么是全域旅游目的地?和传统的目的地,独立的、孤立的、单个的景区、景点,可能是自然保护区、文物保护单位,可能是水利风景区,可能是我们开发的主题公园是有所不同的。我们自驾游去了这种目的地之后,在风景道或者不是风景道的道路上行走的时候,就需要当地形成一个全域目的地,没有大门,没有围墙,没有清晰的产业界限,比如我们自驾游的时候看到一片油菜花,看到一片枯柳,看到几座小木桥,看到过去十多年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还没有来得及把一些传统的东西拆掉的地方,我们驻足,流连忘返,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停下来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就是全域旅行目的地。


移动旅游目的地、国家风景道和全域旅行目的地,可能会对自驾游的体验提出一系列的挑战,这样的挑战需要汽车行业、交通管理部门、地方旅游局、有关企业服务提供商以及旅游者本人,都提供了新的挑战,但也可以是新的空间。再次感谢爱驾传媒、感谢云南省旅发委,以及很多会议合作伙伴,给我们提供这样的交流机会。


谢谢大家!




分享到: